我的牢骚与反省
2017-02-08 18:50:54
  • 0
  • 0
  • 2

 我的牢骚与反省

王明洋

对于博客更新,我是日益的力不从心了。就像一个诗人,已然没了激情,像太阳,没了火源。

一是麻木。许多看似抢眼的事件,实则是重复。熟视无睹。

二又是麻木。许多看似抢眼的事件,不仅仅是重复,似乎是呈螺旋式上升。

三还是麻木。许多看似抢眼的事件,尽管五花八门,尽管万变不离其宗,尽管看山还是山,由于它的以不变应万变,足以使我理屈词穷。这些纯属小儿科的玩艺儿,不可能让我忽发奇想,乃至陡生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“似曾相识燕归来”的一丝一缕诗意。

因此,我不可避免沦为一个麻木的看客。

这当然与一味追求 “狗打石头人咬狗”的新奇是两码事。

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。花相似,百看不厌。“莫视落红无情物,化做香泥更护花”。尽管也是循环往复,以至无穷,但由于透着自我牺牲、自我救赎、为千秋万代永不变色的极端负责精神,还令人颇感动。即使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,又何妨?人不同,“人世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”,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。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古人秉烛夜游,良有以也”。我想,这“秉烛夜游”,大抵不是“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”吧?亦不会是“为乘阳气行时令,不是宸游玩物华”吧?

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,为何已成定论?书生为何总是不招人待见,乃至被“焚”被“坑”?大抵还是由于书生读得书多,想象力过于丰富,感受过于敏感,给你个棒槌就认真(针),杞人忧天几乎处于常态化。且“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”,手无缚鸡之力,好晕血,见不得杀猪宰羊等血腥场面,但丝毫不妨碍据案大嚼,大快朵颐。重度关节炎,经不得刮风下雨,却时常喜欢高谈阔论,“啊,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”!挨了批判,备受委屈,每每感叹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愁”?

忽然想起看过的几部红色经典,诸如《青春之歌》,官方总是视学生爱国运动为“闹事”,“不好好读书”,“不务正业”。言外之意,国家兴亡,关你们屁事?天塌下来,自有长人顶着。

青年学生血气方刚,指点江山,挥斥方遒,“不破楼兰誓不还”,但终究有老的一天。不甘心的,“心在天山,身老沧州”,甘心的,归去来兮,“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”,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最美不过夕阳红啊。这似乎也是一种重复,似乎概莫能外。

由于麻木而成偏执狂,而固执地认为“月亮是外国的圆”“外来的和尚好念经”,乃至“咬住臭狗屎,给个香饽饽也不撒”,似乎亦顺理成章了。

“牢骚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”。对此,我必须深刻反省,长期反省,我必须面壁思过,倘把自己的影子渗入刻上墙壁,也算阿弥托佛了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