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刀应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
2016-07-25 06:18:19
  • 0
  • 0
  • 2

总是面临两难处境。一边挥毫泼墨极力鼓吹形式主义之莫大危害,一边又不得不无端地耗费精力、精益求精大搞特搞形式主义。岂止是理论上的巨人、行动上的矬子?岂止是为五斗米折腰、文章只为稻梁谋?这似乎已是一种生活方式、审美情趣。已然一种常态或病态。就如希腊神话中的那个西西弗斯,把巨石推上山顶,又推将下去。循环往复,以至无穷。

较西西弗斯的单调重复,原地打转,我们的形式似乎呈螺旋式上升。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,劳动工具的日益先进,起码不会像弗弗西斯那般徒手往山上推巨石了,而是用铲车、吊车乃至专门设置空中索道、空中走廊,搞专运。尽管结果一样,无非是推上去再拱下来罢了。

每当身陷形式主义而不能自拔时,不免胡思乱想。就如当年被关入渣滓洞的革命英雄,已然听到解放军的隆隆炮声,乃至听到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,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。那种巨大的心理反差,大抵都能体会得到。

我们在理论上是坚决反对形式主义的。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。既然有了理论为不见行动?或雷声大雨点小?或反其道而行之?

或许就如那个弗弗西斯,他所以反来复去甚至用毕生的精力摆弄一块巨石,一则在遭受神的惩罚。二则他有的是力气,没事玩儿呗。三则,玩物丧志且乐此不疲。除了与石为伴,他已别无所长,别无选择。

我们的形式主义所以与日俱增,大有“古已有之,于今为烈”之势,难道亦是如此?是在遭受神的惩罚?有的是力气,没事玩儿呗?玩物丧志且乐此不疲,除了与形式为伴,已别无所长、别无选择?

试想,如果把一个老虎笼子弄得花里胡哨、花拳绣腿,结果只能是吃人害人。形式主义害死人,教训多多。

形式主义的始终坚挺,大抵在于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之缘故。根本的解决办法即一刀两断。当然,是将裁判员与运动员集于一身的这个怪胎一刀两断,而不是有意无意的抽刀断水。又如大刀应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,而不是砍别的什么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